第434章 顾妙妙下跪(1 / 2)

苏楠情绪平复下来,眼神复杂地看了洪.志强一眼:“他应该是情绪起伏太大,毒火攻心。”

戴正卿想到之前收集到的信息,立刻冲着旁边的军装吩咐:“医疗队!先救人!”

确定危机彻底解除,秦斯越将枪交还给军装。

他走到苏楠身边,从她怀里接过子幸:“抱歉,刚才吓到你了吧?”

他难得眉眼温润,语气柔和。

子幸小脸苍白,眼圈泛红,但他坚强地忍住眼泪,摇摇头:“子幸不怕!子幸相信爹地!”

秦斯越想起之前失忆,想起之前昏迷,四个小家伙中只有子幸对他最戒备敌对。

现在,他说:相信!相信爹地!

秦斯越鼻子突然有些酸。

他紧紧地抱着小家伙,似是想将他嵌进自己的骨血里。

他不是一个好父亲,他亏欠他们的太多了!

似是感受到爹地的情绪,子幸伸出小胳臂用力地回抱住他,小手轻轻感受着他脊背的起伏。

感受着小家伙的安抚,秦斯越的肩膀僵了僵,下一秒颤栗得更加厉害。

苏楠捂嘴掩面,背过身用力地擦了擦眼泪,佯装生气道:“不行!我吃醋了!以前儿子最爱的人是我,阿越最爱的人也是我。现在好了,你们俩是亲父子,我就成充话费送的了?”

秦斯越和子幸闻声对视一眼,齐刷刷转眸看向她,异口同声道:“我们最爱你!”

没有商量,没有沟通,只一个眼神,就是这么默契!

苏楠看着眼前两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,一个白皙稚嫩,一个资深沉稳,忍不住破涕为笑。“我也爱你们!”

她张开手,一家三口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东方,旭日熔金,天高云阔。

金色的阳光带着蓬勃的朝气落在一家三口身上,落在芳草萋萋之间,构成一副和谐美好的画卷。

周围的人看着他们,无不欣慰感慨,心生向往。

突然,秦斯越的身体僵了僵,抱着苏楠和小家伙的胳臂开始不受控制地下垂。

他竭力隐忍,光洁的额头上迅速渗出细密薄汗。

苏楠觉察出异样,迅速将孩子放下,反握住他的手:“阿越,你怎么了?”

秦斯越唇瓣颤抖,只觉得千万只蚂蚁爬过骨骼血肉,针扎般的刺痛瞬间席卷全身。

他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掌心。

苏楠随着他的视线,眸光一凛:“师哥,阿越的毒又发作了!”

白皙的掌心中,那点如墨的黑点扩散,青黑色的蜘蛛纹分分钟就布满他整个手掌。

蒋丞彬看了一眼,迅速抽出两根银针扎到他手腕上:“戴将军,恐怕要请你的医疗队帮忙了。”

戴正卿和徐之昱跟在旁边看,正愁不知道怎么帮忙,闻言立刻叫了人过来。

很快,秦斯越和洪.志强一起被送回城堡医疗中心。

现在,整座城堡已经被戴正卿的人完全接管,大部分佣人保镖的调查也已经结束,城堡基本恢复了日常运作。

老弱病残、孩子们如同往日一样在草坪上玩耍活动,依旧是食物自取,互相帮助。

苏楠匆忙扫了眼,心中暗暗感慨:不愧是国家队,效率就是高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